南竹.

兴起而归。

【喻黄】【双黑】为祸

\白首青山/\白首青山/\白首青山/\白首青山/\白首青山/\白首青山/\白首青山/\白首青山/

白首青山:

综了作品,占了相关tag抱歉,CP指明 全职高手:喻黄(喻文州X黄少天)and 文豪野犬:双黑(太宰治X中原中也),初来乍到,如果tag有打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原谅谢谢
文野设定延续原作,从原作里脑洞出来的,黑时代,设定来自小说。全职是架空,纯粹写着玩儿的,就是想写一个蓝雨和港黑抱团打架的故事!有BUG有雷有私设,不喜欢忽略就好了。
送给 @长安常玦 当生贺,写的时候已经被自己笑死了。
第一次写双黑有点怂,跪在地上感恩小野狗,感谢春河和朝雾!!!所有私设请大家不要当真!
============================================================ 


Chapter.01


  横滨是座港口城市,与大多数同类一样,这里的四季的温度并未有太大的差别,连冬天都冷不到极致,但温吞的外表下却藏着锋锐的爪牙——


  自某次战后各国军阀打着整顿混乱秩序的幌子私自插手城市事务后,原有的政府就像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来自各方的势力不断进驻横滨这片土地,盘踞在黑暗之处的罪恶之手伸至最长。


  当黑手党势力发展到极致并开始互相吞并时,连最坚毅的军警都对其无可奈何,最高层的官员惶惶度日。在所有地下势力中,又以港口黑手党最有侵略性,前任首领病重,黑市医生森鸥外继其位,轻而易举就收拢了原本像一盘散沙的港口黑手党,威势让政府都不敢撄其锋芒——除了掌握枪械军火者为强以外,这座城市里,“异能者”才是有话语权的人,很遗憾,港口黑手党中,这种人不少。


  相比其他地下组织蛰伏在影子中的作派,港口黑手党作风倒豪迈得很,直接选了市中心头等地段为据点,办公大楼是标准的欧式豪华风格,地砖选材是一尘不染的大理石。


  若有人站在门口,抬抬眼看着进进出出的西装人士,只怕根本猜不出这地方是披着写字楼皮的黑手党据点吧。


  宛若欧式酒店总统套房般的顶层办公室里空空荡荡,墙上挂着油画,角落里放着烛台,一点白光照得整间暗室都朦朦胧胧,宛若呵上气的玻璃。


  长桌两端分坐着两个人,浅红色的酒倾入高脚杯中,穿着简单白衣的中年人端着杯借着微弱的光隔着酒液看银色雪茄盒上的文字,伸手从盒中抽出支烟,也不点燃,就在指间无意识地转着。在他腿边的长绒地毯上,穿着深红洋装的金发小女孩攥着彩色蜡笔正在涂鸦,偶尔抬起一眼看向长桌彼端,皱了皱纤细的眉毛。


  而另一边那人穿着一身宽大的袍子,看上去有些油腻腻的,似乎已经很久没换洗了,袍子角抽了点线头,毛毛躁躁的。中年人甫打开雪茄盒,他就抽了抽鼻子,开口时嗓音听上去有些粗砺,“在蓝雨,没有兔崽子敢在我面前抽烟。”


  他边说边一撩兜帽,露出半个满是胡茬的下巴来,与对面衣冠楚楚的白衣男子比,这穿着宽袍的人线条实在太过粗犷了,双眉浓且乱,头发也随意支棱着,开口更是毫不客气。


  坐在桌另一边的中年人手中雪茄一顿,眼睛从他藏在宽袍下的手直直向上,看到了他的眉毛,一抬手将银色雪茄盒顺着长桌推了出去,脸上浮现出一点笑意,“倘若真如魏琛阁下所言,看来贵组织纪律良好?”


  魏琛挑着眉从烟盒里取出一根雪茄,随随便便叼在了嘴上,还不忘回瞥一眼他,从鼻子里嗤出一声冷哼,“没有的事……”他顿了顿,学着对方的口气,“森先生,他们不当着我面拿这些东西,只是因为我会把这群小混蛋的烟都收归己用。这条不光是对烟酒适用,还包括了所有好玩儿的小东西。”


  森鸥外一直维持着礼貌笑意的脸霎时有点崩坏,地毯上爱丽丝一把卷起画卷,将彩色蜡笔胡乱塞进笔筒里,鼓着脸躲在了长椅后。


  魏琛叼着烟,声音含糊不清,拍了拍额头无奈道,“别躲了……我对蜡笔没兴趣。”他随手拿起杯红酒,咕嘟嘟喝了个干净,抹了抹嘴向后仰去,猛地拍了下长桌,桌上高脚杯都跟着一跳,他看着豪迈,但着实不太会喝酒,一杯下肚马上就显了形,“话说回来,我们坐这儿聊什么天?”


  “啊。”森鸥外手中雪茄一顿,只发出了个短促的音节,他又露出了那种漫不经心的笑容,“抱歉,你刚才说你们是因为什么到横滨来的?”


  “……”魏琛叼着的烟“啪嗒”掉在了地上。他皱着眉无可奈何地喘了口气,最后拧着眉心信手一拂,桌上摆着的玻璃杯平平向外移动了一尺,骨碌碌滚下长桌,杯中泼出的葡萄酒浸湿了长绒地毯。


  森鸥外叹了口气,金发洋装小女孩从椅背后探出头来,眯着猫样的眼格格轻笑,“中也先生的藏酒,这样也太浪费了。”


  暗室的法式门被人从外推开,那门厚重,开门的动作却悄然无声,漏进一点廊上灰白的光茫,一道光线里溅起簌簌尘埃。尘埃里现出两道人影来,看到隔着张长桌无声对峙的两个中年人,无可奈何地对视了一眼。走在前头的人年纪不大,戴着顶黑色帽子,肩上披着件长外套,款式奇异的黑色帽子压住了几绺棕红发丝,他身材并不魁梧,看上去样子羸弱,甚至还有点矮小。


  魏琛从鼻间嗤了一声,“这就是你们传说中的黑手党战力支柱中原中也?


  他伸出了根小拇指,还没来得及放话,先头进来那戴着黑色帽子的青年一眼便瞥到被葡萄酒打湿的地毯,抽了抽鼻子,抢在了魏琛面前。中原中也似乎不太在意魏琛随口乱放的垃圾话,满心满眼都是打翻的酒,但在黑手党首领森鸥外面前也发不出火,只好压着语声咬牙切齿地反问,“我的勃艮第黑皮诺?”


  爱丽丝扯了扯森鸥外的衣角,耸着肩撇嘴嘟囔道,“我说了吧。”


  魏琛一挑眉毛拍着桌子就要跳起来,跟在中原中也后进来那人叹了口气,合上了手中摊开的文件夹,语气平静,“魏老大……”


  那人与魏琛一道前来,却不像魏琛一样披了身宽大的术士袍子,只穿了最普通不过的白衬衫。室内有些闷热,他解开了最上的一颗扣子,露出点锁骨的轮廓来,那张脸并未精致到让人挪不开目光的地步,但自有气度在,一双瞳一扫长桌烛台,连洋装小女孩手中的笔筒也未落下。照他这种四处瞥的看法,正常人都会心生不快,可他打量的目光就像含着春风,就算是直面相撞也是温暖和煦的,让人发不起脾气。


  喻文州正在幽幽地叹气提醒,“魏老大,这是横滨,不是叶修的地盘。”


  魏琛拍着桌子转过头来白他,又抽出一根烟,只叼着,并未点燃,所有话都吞在喉咙里,但气势一点都未弱,“喻文州啊喻文州,你知道什么叫输人不输阵吗?”他一脸痛心疾首地指向桌对面的森鸥外,一捋袖子露出胳膊,“你看这样子哪像是愿意帮我们忙的,不给他们三分颜色看看还以为我们蓝雨是吃素的?”


  喻文州抬手揉了揉眉心,向旁边压低帽檐的中原中也递去手中文件,摇头道,“谈不妥的。”


  港口黑手党在横滨,旗下有几大干部,坐拥异能者无数,手段狠辣,而蓝雨在广州,是个以术士和剑客为中心的组织,被政府收编,是把专用于对抗极凶罪犯的利刃。但今天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和蓝雨老大魏琛之所以会坐在这同一张长桌两端对峙,实在纯属意外,喻文州叹了口气,看着正在撸袖子的魏琛,觉得空气中都弥漫着“打起来吧打起来吧”的气息。


  魏琛携蓝雨精英奔赴横滨自然不是来观光的,当然也不可能是不远千里来挑衅一下港口黑手党,做撩完就跑真刺激这种多余的事。


  一周前俄国异能组织【死鼠之窝】暴动,据传闻是高层干部带头反抗首领,那个国家行事向来疯狂,素有“来瓶伏特加才能开车”的美名,一通狂轰滥炸后直接将首领踩得尸骨无存。这事传遍全世界的各色异能组织和特殊团体,【鼠窝】破坏力如蝗虫过境,不少人都乐于看它遭殃,远在广州蓝雨的魏琛知道时甚至乐得多抽了一包烟,谁知没过几周祸就砸到头上了。


  蓝雨不缺术士,自然也不缺术士古籍,从世界各地搜罗来的书用各种神秘符号写就,没人看懂,也没人敢碰,平时负责看护的徐景熙也只是擦擦玻璃柜而已。


  但就在“死鼠”消失的第三天深夜里,藏着蓝雨“诅咒之书”的玻璃柜被人从外打破,放在其中的手杖怀表炼金仪器全没丢,唯独丢了那本羊皮小册子。次日清晨,被人撩了虎须的魏琛跳着脚送了徐景熙两个爆栗,尚还冷静的喻文州盯着一地玻璃碎片看了半天,转头向东点了点,“那人去了横滨。”


  彼时黄少天还没睡醒,抱着柱子打哈欠,连剑都没带,挥着手比划,“吃饱了撑的,来偷个书干什么,一不能卖钱二不能换人,还是说能像死亡小本本那样写上名就让人暴毙?”


  喻文州正捡起一片碎玻璃看,闻言轻声道,“我听说横滨有本‘书’,传言里能实现愿望,吹嘘得神乎其神。”


  黄少天揉着眼睛喃喃自语,“可那东西在横滨,偷咱们的东西……也没什么用吧?要不他这一路下来,微草兴欣什么的不也一样遭殃了?”


  “术士之中相传,所有元素都是能共鸣的,”喻文州抛了手上碎玻璃,转头看向魏琛,眼神像是在征询他的意见,话语却也没停,“术士的古籍,或许能引发所有古籍的共鸣。”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魏琛大步流星踏上前,将黄少天从柱子上撕了下来,勾着脖颈向外走,“去横滨抓老鼠,一个都别想偷懒。”


  魏琛旗下的蓝雨行事比魏琛本人还张扬,都是十八九的少年,也不掩去自己身上锐气,一踏入横滨便被敏锐的黑手党发现,魏琛干脆顺水推舟来与森鸥外见了一面,他身上藏着草莽气,与一副斯文做派还带着个洋装小女孩的森鸥外谈不到一起去。


  喻文州心里清楚,所以一开始便不打算插手二人的谈话,与中原中也二人在门外谈了许久,本以为魏琛碍着那小姑娘的面,做不出吹胡子瞪眼这种事,谁知道……


  那厢魏琛还在拍桌子,从术师长袍下摸出把法杖来,指着长桌对面那人,“先躺平让我打一顿再说,对着这张脸实在谈不来正事。”


  “喂。”中原中也挑了挑眉,带着漆黑皮手套的双拳一拢,骨节噼啪作响,压低了声音对喻文州道,“你们想玩真的?”


  “魏老大说玩真的,那就行事吧。”喻文州正低头解开袖口的纽扣,淡淡应道,“今天天气不错,你们存在港口的货物,也不少吧?”


  横滨港口,有人停下了玩PSP的手,掸掸黑色大衣上的灰尘,脸上裹着绷带,露出的点少年轮廓清俊秀气,但一点都没有这年纪应有的飞扬神采,漫不经心瞟来的那双眼里看不见情绪,唇线却是微微向上扬起,神态冷漠却又微笑着,态度讽刺却也有礼。


  “哟,我猜对了啊。”太宰治带着一副“果然如此”的语气,将PSP塞进大衣口袋里,对不远处行来的黄少天挥了挥手,带着笑意道,“你是来砸港口黑手党货物的,对吧?”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