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竹.

兴起而归。

【喻黄】【双黑】为祸 chapter.02

白首青山:

综了作品,占了相关tag抱歉,CP指明 全职高手:喻黄(喻文州X黄少天)and 文豪野犬:双黑(太宰治X中原中也),初来乍到,如果tag有打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原谅谢谢
本章开始捉对打架,太宰治怼黄少天【动手】,喻文州杠中原中也【有话好好说】,打一架就是我的最初目的
所谓【世代相传的精神攻击】已经被无数亲友“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啊”,芥芥os真扎心
照例 @长安常玦  赞美朝雾春河和虫爹!
因为下周考试所以抢出一章更新……第一次写双黑真的不好把控还望大家多包涵


前情指路:chapter.01
============================================================ 
chapter.02
        此时是上午,正是港口最繁忙的时候,港口黑手党纪律森严,轮渡停靠在港旁装卸货物,一排黑衣人面色肃穆地站在一旁,统一着黑制服。


        所有人都未往这儿看,只有裹着黑色长大衣的年轻人在与外来的不速之客对视。太宰治拍了拍口袋,单手一撑栏杆,从海港人行道的扶手上跳了下来,他细瘦的手腕上缠着绷带,随便整了整乱蓬蓬的发,向明媚的天光伸出双臂去,长叹了一口气,“这么美好的天……真适合入水。”


        黄少天嘴角抽了抽,如果不是来之前喻文州拎着他衣领耳提面命过不能小看此人,他还真就直接拔剑而起了。他不用随魏琛去见森鸥外,穿得格外随意,肩上搭了件牛仔外套,剑藏在身后,鞋帮极厚,凭借腿力足以踢开一般冷兵器而自己不受伤。他侧头想了想,觉得实在看不清面前这人,一摊手道,“啊,你是太宰治?”


        他是蓝雨目前最锋锐的剑,也是整个中国【荣耀联盟】里最跳脱的人,剑招凌厉且嘴上话语不停,倒在他剑下的人往往遭受了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打击,堪比生化武器,还是自带群攻反杀技能的。


        但面前这年轻人上来就展示了将“天气正好”联系上“入水自杀”的绝技,着实让黄少天都无语凝噎了一秒,他定了定神,一手无师自通的垃圾话张口就来,“你看上去很颓废的样子,没钱买药了?”


        “啊,是没钱了……”太宰治喃喃道,他抓了抓头发,“上次撞豆腐自杀没成功,让医院寄给中也的账单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回过身来,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打量了黄少天几秒,倏然转向他的右手,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道,“我是太宰治,你是蓝雨的黄少天。”


        他的声音比少年人低沉一点,带着些气声,莫名听上去有些撩人,伸手比了比,“右手虎口处有茧,却不像是练枪械磨出来的,看上去十八九岁,约莫这么高,走来时脚下每一步都像是丈量过,每一次迈步都走一般长的路,年纪不像训练有素的特种兵,那大概就是身怀武术的人了。”


        黄少天张开拳看了看,眼神里多了点兴趣,若有所思,“猜得倒是分毫不差,难怪他让我多注意你……”


        太宰治一直沉寂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忽然便背转过身,拍着海边扶手大笑了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道,“这么好骗?我临时编的,之前看过你照片。”


        黄少天的眉毛挑了起来,想起早上喻文州与魏琛要一起动身去见森鸥外,离开前替他翻好掖进领口的衣角,一声悠长的叹息回荡在他耳边,撩拨得他心头痒痒,“少天……你遇上的人,可能不好对付。”


        岂止是不好对付,根本就是憋不住想打死他。黄少天脸色一沉,反手向背后一探,他的剑“冰雨”锋刃不长,平时都贴肉藏在身后,相同的动作他已经做了千百次,抽剑只在瞬息间。冰雨幽蓝色的光芒在空中划出道圆满的弧,“呜”地破空而落。


        他腕快手快剑也快,冰雨本就走得轻灵一脉,长剑一出几不落空,此时蕴了点火,挟着的风都凌厉得让人脸面生疼,横地里一递手,拦腰挥出。


        却见面前黑影一闪,太宰治只不紧不慢地后退了半步,黄少天剑招用老,锋刃擦着他胸口而过,带起的罡风甚至还拂起了他额前发丝。躲招的人动作娴熟,退的那半步恰好便是长剑够不到的地方,太宰治耸肩苦笑道,“对不住,我觉得……死在武器下有点痛苦。”


        黄少天攥着剑柄的手握了一掌汗,别人或许不知,但他是当局者,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就在方才他拔剑的半秒不到内,太宰治已经算清了他剑锋的距离,他这一剑本就试探多于杀意,但这一试探下去就像一脚踩进了无底洞。


        他来自的荣耀联盟有四大战术大师,喻文州正是其中之一,但面前这天天把“自杀”挂在嘴边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是所谓“战术策划者”的一员。


        他只是聪明,因为太过敏锐,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但也因为太过聪明,这世间的诡谲阴谋都无法对他产生半点影响。所以他对所有事都漫不经心,人心都是傀儡,缚在他操纵的线上,一子下出,便能窥见一整盘棋的局势。


        黄少天低下头去折起袖口,过长的袖会影响他手腕的灵活性。海港本就多风,腥咸的海风冲得人眼眶发涩,他交剑于左手,张开五指在空中晃了晃,冷然道,“你逃跑的本事倒是一流。”


        “谢谢。”太宰治仿佛没听到话语里夹杂的其他含义,点了点下巴,叹息道,“从搭档手中逃命的感觉有点愉快,所以每天都会特意经历那么几次。”


        他看着又重新握上剑的黄少天,摇着头道,“可我并不想参与这场战争……”


        “来前我听说过你,”黄少天冷淡地回应,“黑手党史上最年轻的干部,创立了追踪术与最狠毒的刑讯之法,身体里流的每一滴血都是黑的,就这样的你,还说什么‘不想参与’?”


        “这话不对。”太宰治摆了摆手指,“如果你们蓝雨能让我找到活着的意义,我去你们那也行。”


        “还是算了吧,蓝雨不缺杂工。”


        “真冷淡。”太宰治耸耸肩,双手插上了大衣口袋,神态彻底放松了下来,“刚才只是举个例子,顺便说一句,我没什么干劲,可有人还是挺有动力的。”


        他往旁错开一步,不知何时站在他影子里的少年轻咳着抬起头,那人身形单薄,穿着件样式奇怪的黑外套,还未显出成人轮廓来,鬓发末端染了点白霜,眉宇间隐隐藏了点稚气,而眼中却像潜着冷铁。


        太宰治侧过头轻声道,“如何?芥川君?”他特意讲音尾咬得极重,听上去不知是嘲讽得多,还是命令得多。


        “恰好为【罗生门】之磨刀石。”


        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里,中原中也压低了帽檐,随意一点地面,石砖以他足尖为中心向四周开裂,仿佛被压上了重物。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只伸着掌向魏琛喻文州勾了勾手,“你们想试着挑战一下重力?”


        喻文州向魏琛递了个眼神,魏琛心领神会地一撩长袍,他这一次出来本就不打算和什么外国异能组织握手说你好,一开始就存着不打不相识的念头,走的时候把二人术士法杖全带上了——反正袍子又宽又厚,谁看得出来啊?


        喻文州揉着眉心接过他那把“灭神的诅咒”,局面尚且还没到剑拔弩张不死不休的地步,他余光一瞥还在给自己斟酒的森鸥外和用长袍下摆擦法杖的魏琛,眼神里也带了点无可奈何。他顿了顿,也不急着出手,反而饶有兴致地问道,“看你们这样子,早有准备了?”


        “啊……”中原中也随口应了一声,他猜不透面前这摆出架势却毫无杀气的术士到底想做什么,“啧”了一声挪开目光,“是太宰猜的。”


        “哦?从何时开始的?”喻文州笑道。


        “从你们踏上横滨的第一秒就开始了,”红棕色发的好战干部忽然就没了战意,一扭发上扣着的帽子,叹气道,“太宰那混蛋虽然平日里不着四六不靠谱得很,可制订的作战计划从未出过错。”


        “那你的意思……是觉得黄少天会输给你们的智囊太宰治?”喻文州勾着唇角。


        “或许吧,毕竟……”中原中也向森鸥外和爱丽丝投去一眼,放低了音量,“他还带上了芥川小子。”


        “我无意冒犯。”喻文州拢上术士法杖长柄,淡淡反问,“但你听说过……什么叫世代相传的精神攻击吗?”




         那厢黑衣少年单薄的外套下摆骤然伸展,黑色布料在空中如烟气般聚拢成团,现出个狰狞的兽头,连獠牙都栩栩如生。


        半空中忽起疾风,裹挟着少年清朗的声音滚滚而来,尘埃里有什么东西伸出,当啷一声与黑色兽头相撞,锐利剑气沿着风的方向掀卷而起,风尾有少年拄着半人高的重剑,冲黄少天挥了挥手,“黄少,我来帮你!”


        落地的卢瀚文目光一闪,盯着芥川龙之介发梢的一点白色,握在重剑上的手颤了一下,自顾自地把话接了下去,“这……不会是来欺负人的吧?”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