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竹.

兴起而归。

【喻黄】【双黑】为祸 chapter.04

!!

白首青山:

综了作品,占了相关tag抱歉,CP指明 全职高手:喻黄(喻文州X黄少天)and 文豪野犬:双黑(太宰治X中原中也),初来乍到,如果tag有打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原谅谢谢
希望不要被吞了谢谢!!!写的比预计篇幅长多了,非常豹躁地赶出一更,明天继续赶。#宰是世界上最好最黑的男人#!


照例 @长安常玦  写给我妹的生日礼物,赞美朝雾春河和虫爹!


前情指路:chapter.01 02 03


强调一下上一章被贪吃蛇撸否吞了所以tag中啥都吐不出来所以记得回头补看一下~
============================================================ 


chapter.04


  “其实你问这个问题,让我有点难办。”太宰治又在揉他那头蓬松的发,咬字时的气音又飘了起来,在念“chuya”这两个音节时的齿音听上去有另一种意味,“我也想回答你我看到中也就头疼,搭档一次三天都浑身疼……但谁会信呢?”


  “黑手党最凶恶的搭档【双黑】居然是对互相嫌弃的人,的确让人不太想相信。”黄少天向旁一扫,见卢瀚文收了剑,似乎已没了打下去的意思,勾勾手将他唤了过来,嘴下却时刻不停。


  站在卢瀚文对面的黑衣少年正在剧烈咳嗽着,他身形单薄,脸上有久经病痛的苍白和激烈咳喘后漫上的红,捂着下半张脸的指由于太过用力,也是发白的。但就算是已经咳出了点泪意,他双眼也是圆睁的,眼底同时充斥着克制与疯狂,两种情绪分明是矛盾的,在他眼里却达到了惊人的统一。


  卢瀚文收起重剑的动作极快,整个人借势一晃就站到了黄少天身边,他的剑叫“焰影”,整个人也如一团烈火,扑上来时连黄少天都向旁让了一步。


  十四岁少年的眉眼还未脱去稚嫩,卢瀚文拄着重剑,盯着芥川龙之介看了一会儿,忽地用肩撞了撞黄少天,踮着脚凑到黄少天耳边,“少天前辈,我不想打他了。”


  “为什么?”黄少天眉毛一挑,也不正眼看他,伸手就去揉小少年头顶心的那撮发旋儿。


  “他好像……病得头发都白了。”卢瀚文拽了拽黄少天的袖角,半响后又四处看看,仿佛手中焰影的剑柄淬着火,烫得他握不住。


  他自以为这句话说得很小声,却不知在蓝雨时一帮人大呼小叫惯了,此时码头这儿有太宰治压着场,没有人敢喧哗,少年的话掷地有声,一瞬间似乎连空气都停滞了下来。


  短短半分钟的安静过去后,芥川龙之介又猛地咳了起来,黄少天直觉不好要去捂卢瀚文嘴的手停在半空——这次他的手速真没赶上对方的嘴速,他开始思考让卢瀚文小小年纪观摩蓝雨内部边放嘴炮边对战的行为是否正确。


  唯一从呆滞中迅速回过神来的只有披着黑色大衣的太宰治,年轻人只愣了几秒,随即笑了起来,甚至还回身捶着身后的桥墩。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太宰治的眼神里多了一点波澜,“芥川君,别人就是这么评价你的。”


  他幽幽叹了口气,“什么时候你能变得更强呢?”


  他这句话简直就像审判,但出口时的口吻又太过轻松平淡,不远处正在低声咳嗽的少年身形一僵,一点点抬起头来,动作太过用力,几乎能听到他颈后发出的“咔咔”声。


  那人心里有执念,在支撑那具孱弱单薄的身体前行,为了一道念,他能做最强大的人。


  黄少天皱着脸四下一扫,忽然觉得很心累,他拍了拍身侧卢瀚文的脑袋,就像他之前在蓝雨时的那样。卢瀚文一句说错的话出了口,此时也感觉到场上不太正常的气氛,眼睛骨碌碌一转,偷偷瞟正在出神的黄少天,轻声问,“现在怎么办?”


  太宰治还在岸边,捶着桥墩的手停了下来,一撑石扶手直接坐上了栏杆,他望了望天空,还有天空下矗立着的宇宙时钟21大摩天轮。


  海风还在吹,他一手按住肩上搭着的大衣,屈起一条腿,随意活动着关节。他面前是蓝雨闻名于中外的双剑客,但他看上去却像个来观光的旅者,一点都未被这递到面前的两道剑光震慑到,嘴上却拉长了调慢慢道,“我——好——怕——啊——”


  “看到了吗?”黄少天手中光剑在空中划了个弧,最终还是收了回去,指着面前清秀的年轻人对卢瀚文道,“对这种人,下次能不听他说话,就不要听。”


  “啊?好!”卢瀚文点点头,旋即像想起了什么,抓着脑袋补充道,“那这次呢?”


  “这次啊,当然是放过我了。”一直在念叨着什么的太宰治忽然拔高了嗓门,对卢瀚文招招手,“我说那个,聪明的小朋友,你家大人都看出来了,你就不能再学乖一点吗?”


  “看出来什么?”


  黄少天将跳出来反问的卢瀚文重新拎着后领往身后一塞,侧过头淡淡道,“他们都不想把这场正面冲突继续下去,这对蓝雨,对港口黑手党都没好处。”


  对作为外来势力的蓝雨来说,闹得动静越大,他们就越不好从这滩浑水里脱身,另一方倒是不怕搅风搅雨,但前任首领去世不久,港口黑手党这头猛虎正在休憩恢复精力,自然也不愿意挑起大型争端。


  “可是魏琛前辈他们那里,不是已经闹出了矛盾吗?”卢瀚文不甘被黄少天塞在身后,从胳膊下的空档钻出脑袋来,警惕地看向太宰治。


  黄少天叹着气拍了拍卢瀚文的脑袋,“你看清楚这人额头上写的是什么……”他倒转剑柄指着面前太宰治,同样拉长了语调,“罪——魁——祸——首——”


  “啊呀……被看穿了。”太宰治一摊手,脸上却满不在乎,“的确是我对你们起了好奇心想玩玩,反正没有太多影响,但我发现了更好玩儿的。”


  在他眼里,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与蓝雨前辈魏琛的对垒,大术士和重力操纵者中原中也的交手都是扣在“好玩儿”上的一环,两大势力在他眼里都算不得什么。


  他看着从黄少天身后探出头来的卢瀚文,点了点头,“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呢……不如就送你们个礼物吧。”




  横滨的暮色在混乱中来临,黄昏夕阳染红了半片天空。今日停靠的船不少,其中一艘运载着大批原油,油桶从码头处直接转运到离海不远的工厂仓库中,堆叠时不断抽水降温防止爆炸。横滨多恶,但异能者与黑手党们相互撕咬的战场往往集中在城市内与港口处,实在没什么人盯着个仓库看,看守人随意将钥匙拧了两周,系在腰上转身离去。


  他想的是街角那家居酒屋,那儿有全横滨最好的冲绳泡盛,盛在冰做的杯子中,握在手中是寒凉的,入口却烈得像刀割,得搭点下酒菜才对胃。


  他腰上钥匙随着步伐相互撞击,清脆的响声逐渐远去,直到完全听不到了。一片寂静里,仓库中簌簌声起,挨得紧紧的大桶间钻出了一截灰色的尾巴,密不透风的仓库内忽然多了一群鼠。


  字面意义上的鼠,不知从何而来,窸窸窣窣聚拢成一堆,灰白色密密麻麻地在水泥地上攒动,乱得足以让最胆大的人感到毛骨悚然。


  没有人会忘记【死屋之鼠】最开始得名的原因,正是因为它的主人能驭使这种小东西,在明面上势力众多的城市中,能自由出入各高楼广厦、民房街巷的鼠是最好的密探,这也正是这个组织虽然输在人少,但全世界都没有人敢轻视的原因。


  就算被部下背叛,赶至横滨,【鼠】也一样拥有操纵这种动物的能力。


  紧闭着的门忽然“轰隆”一声被人从外用大力推开,门上的铁链和锁叮叮当当掉了一地,一队人沉默着走进仓库,为首的是个老者,领口处还规规矩矩打着黑色的领结,戴着单边镜片,正在用一块手帕擦着指尖。


  一行人,撞上一窝鼠,稀疏光芒沿着大开的仓门透了进来,一地灰黑色块“吱”地散开,露出被挠出白痕的水泥地。


  有鼠,却没有人。


  人群中有人低低道,“果然是太宰先生说的那样。”


  比蓝雨的术士和剑客更快的是情报,喻文州一行人抵达横滨的前一天,有人向港口黑手党送来了关于“鼠”踪迹的情报,从目前一切征兆来看,分毫无差,但始终没找到人,只看到那人留下的一个又一个鼠窝。


  一天之前,太宰治站在森鸥外那张长桌彼端,低声道,“老鼠这种生物,要战出翻天覆地很难,但论起逃跑与反追踪,没什么东西比得上。”


  他往窗外探了一眼,目光回转,落在换了件洋装,蹦蹦跳跳出来转着圈的爱丽丝身上,摇摇头道,“繁殖力太强的植物,最好一开始就别让它们扎根为好,与其这样,不如让别人的手把它拔了。”


  森鸥外双手交叠,托在下颏处,眼神扫过那张简陋的情报信纸,“太宰君,作为干部兼掌管过情报的你,觉得写这份情报的人,怀的是否是好意?”


  “恶意有一成的可能性会变成好事,但这种好意有九成可能出自恶意。”太宰治语气平静,“所以,先试试。”

评论

热度(99)

  1. 南竹.燕歌行 转载了此文字
    !!